yabovip02-高云翔涉性侵案续:女方短信内容曝光未回复生病丈夫的信息

北京时间10月31日,高云翔和王晶在澳洲涉性侵案进入庭审第四日。在唐宁中心地区法庭,女受害人继续接受辩方律师的交叉盘问,记者未在法庭见到其丈夫。

高云翔英皇御用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(下简称“辩”)继续向女当事人(下简称“女”)盘问。

女:“我是可以决定,但我是澳方producer(制作人),而且那是团队在澳的最后一晚,我离开不太好。”

现场播放当晚事发前,女当事人和嫌疑人,在Gala KTV街道外和包厢内的监控录像。

辩:“那有什么东西是能从包里拿出来,还放手上一直看的,你同意是手机对吧?”

女:“我告诉他当时还有很多人,还有一段视频,但好像没有发出去,KTV信号不好。”

法官打断盘问,询问其“丈夫是might be(可能)生病,还是is (正在)生病”。

辨方律师仍就KTV监控录像对女当事人进行盘问,录像关键点不断重复且逐帧播放给女当事人。

休庭间隙,高云翔双手靠在被告席围栏上,与律师在庭内面对面攀谈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nwa33m.com/,高云翔案监控曝光数度毫不掩饰地开怀大笑。这是自案发以来,今日澳洲App记者首次看到他笑得那么灿烂。

辩:“视频显示你的手放到了他腿上?画面22:48:13处显示,你的手肘放到了他腿上。”

女:“Putting(放在)这个词不恰当,我只是想看清楚ktv的电视。”

辩:“你在第一份声明里告诉过警察,你也可以现在拿到手里,仔细看(辩护律师让女当事人阅读),第15段,高完全不让我感到害怕,对吗?”

辩:“女士,我不是问你记不记得清,现在看着视频,告诉我你看到那个人递给你手机了吗?”

女:“我不同意你的问题方式,我就是自然拿包,为什么你要用这样的语言来描述?”

女:“我不知道,我不同意你的说法,为什么你要一直问照片的问题,我很爱拍照,和名人拍照,怎么了?”(此时女当事人回答的时候情绪比较激动)

辩:“10分钟后,你又收到一条信息,丈夫发的,“I am sick and feelinguncomfortable”(我病了,感到不舒服),还发了个哭的emoji(表情),记得吗?”

辩:“可以,请你注意你在23:10:00到23:11:38之间的动作。你放下了手机,双手交叉,同意吗?”

辩:“在你的手机上,如果有人给你发信息,你的手机会显示什么?你拿到手机后会第一时间看什么?”

女:“我忘记什么时候回的了,我回的内容时,当时还有很多人,还拍了一段视频,只是没发送出去。”

女:“我不同意你的说法,他说的是他‘可能’生病了,不是‘已经’生病了。”

辩:“你告诉陪审员,你之所以没回丈夫信息,是因为丈夫‘可能’生病,对吧?”

法官表示辩方律师在混淆“阅读”信息和“打开或关闭信息提示”两个概念,需要问的更清晰。

女:“你又回到这个问题了,我的回答还是我看手机,不意味着就在阅读短信,我可能在用其他app或者看照片。”

辩:“谈笑、碰杯没有任何问题,但你曾告诉过警察王让你感到害怕,但你告诉过警察你和王碰杯和谈笑吗?”

辩:“女士,你说这些问题与案件无关,但是你向警方举报,说王行为不得体不对,是吗?”

女:“王先生的行为一开始是得体,是在朋友的范围内,敬酒什么的,但到后面,他就变得离我很近,想要亲我。”

辩:“‘王先生的行为一开始是得体,是在朋友的范围内,敬酒什么的,但到后面,他就变得离我很近,想要亲我’,这一段。”

辩:“你是否同意你在警方笔录里,从没提过当晚和王先生互相之间,玩的很开心这个事情?”

女:“王曾经邀请我抽烟,我告诉他我不抽烟,他叫了其他人去抽烟,因为有其他人在,我不害怕王。”

监控录像播放至 23:26:43 视频中,王拉住受害者的手离开座位,受害者走出房间。

辩:“你是在说这些人站起来,你就知道他们不是去厕所,也不是去别的地方,而是与你和王出去抽烟?”

视频画面显示,当时4人在KTV门口,其中有女受害者、王和另外两名男士,除了受害者,其余3名男士都在抽烟。王的手搭在女受害者的肩上,4人正在谈笑风生,其间,并无任何人出现异样的反映。

辩:“但你确实告诉警察,是高让你挨着他坐,对吧?尽管你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辩:“但23点41的时候也有很多人,但你告诉他(丈夫)你想回家了,对吧?”

女:“我跟很多演员和名人都有过近距离接触和交流,这个很正常,属于我的一个工作性质。”

辩:“我的问题是,当时你是否喜欢跟高在一起的感觉,他作为一个成功演员?”

女:“我不记得,因为拍摄分好多天,也已经是18个月之前了,我不可能记得所有细节。”

录像中,高云翔身穿黑色T恤,走向休息区乘凉,受害者头戴白帽,身穿红色外套站在高云翔附近。高云翔走到一颗大树旁,找了个椅子坐下,附近有片海。

受害者在法庭解释,“在中国流行语境里,说一个人是‘大帅哥’和‘大美女’是一种通常的说法,更多指向对方性别。”

辩:“请打开你的第一份警方笔录。你知道在你签署第一份笔录时,你所说的必须全是事实对吗?”

辩:“在你第一份笔录里,你并没提到你去酒店房间是去见工作组团队,对吗?”

女:“首先,高先生之前和我见面时,都不只他一个人,而是和他的整个团队。其次,第一份笔录是在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做的,我当时精神压力非常大,连一个完整句子都说不出来。”

辩:“我给这份证词的时候,性侵已经发生,给出的证词没有100%还原当时在酒店大堂发生的事情。”

当地时间下午3:50分,法庭休庭,明日继续由辩方律师对女受害者进行盘问。

据悉,28日,高云翔王晶涉嫌性侵案终审开庭,迄今已为第四日,女方现身公开酒店及KTV内诸多细节,法庭现场公开KTV监控内容,女受害人接受辩方律师交叉盘问。
更多精彩内容,请访问:,亚博yaboapp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